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诸葛六合网 >
记者调查:“裸聊”“杀猪盘”……直击电信网络诈骗黑
【发布时间:2021-11-05】 【作者:admin】

“给他们的视频其实都是假的”

青海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副总队长刘东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断流”专案行动是公安机关打击跨境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一次成功探索,使青海省赴境外实施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数由400余人下降到不足100人,成效初显。

斩链条、断通道,挖“金主”、打“蛇头”

2020年4月,李某在某视频软件寻找“猎物”时,通过发私信的方式,添加了一名30多岁女性任某的联系方式,他谎称自己是某家医药公司的负责人。十多天的时间里,李某对任某嘘寒问暖,逐渐两人建立起情侣关系。

近日,记者调查采访了解到,大量诈骗犯罪分子盘踞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实施电信网络诈骗,他们形成了含“金主——主管——后台——代理——组长——组员”在内的庞大黑色产业链,在境外从事“裸聊”敲诈和“杀猪盘”电信网络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。

受害人“上钩”后,诈骗犯罪团伙就要“开枪”了,“开枪”就是要求对方转账。第一枪3000元、第二枪是5000元、第三枪10000元……每“枪”会根据实际情况而定,没有固定的金额要求。

“杀猪盘”——

“找猪——养猪——喂猪——杀猪”是“杀猪盘”电信网络诈骗的四个关键步骤,有经济基础的单身或离异女性是诈骗犯罪团伙的首选目标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偷渡到境外的人员并非过着“神仙”日子。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内部有着严格的业绩考核,如果不达标则会有不同程度的惩罚。

“大楼约有十层,每间屋子有七十多人在工作,南湖小学桃源校区开展开学第一课主题教育活动-广西新。里面约八成是男生,两成是女生,年龄从十几岁到四十多岁不等。”文某说。

久而久之,感情慢慢培养起来……

(责编:吴楠、邓志慧)

记者在此次采访过程中了解到,电信网络诈骗团伙之间大部分为同乡、朋友及一同务工人员,由其中一人以高薪工作等理由通过口口相传等方式,拉拢、引诱同乡、同事和朋友参与诈骗活动。

通过采访记者得知,这些诈骗犯罪团伙充分掌握女性的心理。他们会早上起来主动发“早安”,截至6月26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-广西新,平时生活中倍加关心,还会问到相关地址,为她们买花、买礼物以博得欢心。

“前面七八天会让我们先了解情况,然后每天用手机加三名新人。”马某说,他们会包装成“高富帅”的成功人士,通过社交软件加一些看起来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单身或离异女性。

马某在实施诈骗期间,还曾拉拢、引诱多名亲朋至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,李某就是其中一名。

然而,很多人在开始这份“工作”前,其实并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“世界”,文某就是其中一位。

实施“裸聊”诈骗的文某因未完成考核要求,不仅四五天只吃了一包泡面,甚至被用枪指过脑袋。实施“杀猪盘”电信网络诈骗的李某也称,曾经因为业绩不达标被殴打。除此之外,还有“水牢”等各种形式、不同程度的惩罚。

文某告诉记者,所谓的“裸聊”其实是他们提前准备好非本人的不雅视频发给对方,然后以手机故障或在家等不方便视频、语音等为由,诱骗受害人将自己不雅的视频通过聊天软件发送过来,进行留存。

“生活中会对她们倍加关心”

马某来到诈骗窝点,同样也是收到一本通用“话术本”,上面教组员们该如何在线上进行打招呼和聊天。

这里,便是今后实施诈骗的犯罪窝点。

等到受害人反应过来被敲诈时,为时已晚。

7月20日,公安部统一指挥全国公安机关对“断流”专案开展集中收网行动,通过斩链条、断通道,挖“金主”、打“蛇头”,向招募人员赴境外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发起凌厉攻势,全力挤压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生存空间。

据了解,截至目前,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“3人以上结伙”非法出境团伙9419个,破获刑事案件4160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33860名,其中,组织招募者931名,运送接应者等黑灰产人员913名,非法出境人员32016名,串并破获电诈案件1021起,挖出境外电诈窝点100个、金主82名。

“当时觉得在游戏公司上班也挺好。”于是,马某便答应了老板的请求。飞机、汽车、船……辗转多次,到了目的地之后才发现已然出了边境。

“裸聊”——

记者了解到,新进的组员首先要看别人是如何聊天的,然后团伙会发给大家一本速成攻略,也就是内部人所称的“话术本”进行理论学习,紧接着领取手机,伪装成女性角色和已经添加的好友进行聊天。

“她起床、下班,以及晚上睡觉前都会聊一会儿。”李某告诉记者,如果对方要求线下见面,他们就会说近期工作繁忙等忙完这段时间再说。如果要求视频的话,就会以手机摄像头坏了为由而拒绝视频。

在“杀猪盘”电信网络诈骗的话术中,“找猪”和“养猪”都顺利完成后,紧接着就是“喂猪”和“杀猪”。

近年来,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持续高发,大量诈骗分子盘踞西南边境境外实施诈骗。

诈骗犯罪团伙使用的手机。青海省公安厅供图

团伙给每人发放一部手机,每部手机安排有三至四个“粉号”,每个号码已添加好三四十人。被招募的“员工”假扮成女性角色,通过打字、语音聊天然后发送视频进行“裸聊”,就算正式开始“营业”了。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环环相扣的操作,致使很多人失去了辨别能力。受害人几万、十几万,甚至上百万转到诈骗犯罪团伙的账户,多年的积蓄一去不返。

文某回忆说,当时周围大概有七八十人,偶然地聊天过程中才发现,大家都是偷渡来到了境外。但周围的“蛇头”手里都拿着刀,因此没有人敢乱动。文某跟着人群到达西南边境境外的一处大厦。

感情培养到一定程度后,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会使用各种手段,直接或间接地将投资平台链接二维码发送给受害人并引导投资。刚开始让受害人投500至1000元不等,让其赚20%。待受害人尝到“甜头”后,再逐渐提高投资数目,并可以提现……

2020年7月,文某按照朋友的指示,从青海西宁出发,途径云南景洪休整后抵达昆明。接应人开一辆商务轿车,将他和其他同行人员拉进山里换乘摩托车后,又几经辗转,终于到了一片境外空地。

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。人民网记者 郝萍摄

寻找目标,培养感情,然后借机进行敲诈、诈骗。

几年前,在外打工的文某听朋友介绍称,有一个摘茶叶的好项目,承诺包吃包住还至少每月最少赚一万元人民币,于是,他答应跟着一起试试看。但不曾想,这一走却跨出国门,想回头都难了……

白天休息、下午和晚上干活儿是他们日常的工作时间。13:00、15:00、18:00、21:00……通过长时间的沟通交流,他们所塑造出来完美的“女性形象”,已让受害人沉迷。久而久之,诈骗犯罪团伙循序渐进,引诱对方进行“裸聊”,从而达到诈骗的目的。

就这样循环往复,等到时机成熟后,李某根据组长、代理等命令,以“更改平台数据”“钱出现问题被冻结需解冻”等各种理由进行“杀猪”,任某被骗128万元人民币。

“断流”——

诈骗犯罪团伙与受害人聊天截图。青海省公安厅供图

“如果不交钱,我们就会声称将视频发给他们的亲朋好友,所以很多人到最后为了面子会不断地答应我们的要求,其实也是为了‘破财消灾’。”文某说。

最初在深圳打工的马某,因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的老板,随后,该老板拉拢马某去云南的游戏公司上班赚钱。